資深譯員從業心得

作者:江蘇翻譯小編(南京翻譯公司) 發布時間:2020-05-29 22:12???? 瀏覽量:
六年前參加領導文獻的翻譯小組,拿到原稿一看,好像剛做翻譯時的感覺又回來了:明明字字都認得,但又無從下手。定了定神,我捧著一沓稿子讀了又讀,決定把工作重心放在:理解原文、傳達原文含義、行文流暢。
 
翻了兩天,特別是收到外國專家的改稿之后,我感覺這個翻譯策略比較明智,因為自己能夠比較好地完成,而且從改稿和反饋情況看,原文以及隱含的意思都得到了很好的表達。
 
還有一個原因,甚至自己并沒有明確意識到,只是隱隱覺得,對這種難度的稿件,能把意思完整、忠實地表達出來已經很不錯了,其他方面,諸如原文語氣、行文特點、可讀性等等,就不要奢求了。

翻譯心得
 
但沒過幾天,外交部的定稿專家來了??吹綄彾ㄍ甑母寮?,心里只有大寫的服氣:忠于原稿和流暢表達,其實并不沖突;而文本特點、寫作風格、可讀性等等都可以完美融合,體現在譯文中。在一些難點、重點之處,可能會照顧到譯文的流暢性和可讀性,但整個稿件達到的是一種動態的平衡,讀來一氣呵成。
 
幾年來,這種沖擊感一直記憶猶新,但可惜的是,當時由于各種規定,無法把文件保存下來慢慢學習。所以前段時間,有篇稿件因為政策性較強,請到相關司的資深外交官定稿,讓我非常高興,有機會仔細琢磨一位資深翻譯家是如何處理稿件的。
 
讀完修改完的稿件,最大的感受是,要想做好翻譯,必須熟悉背景。
 
每一篇稿件的出爐,都要受到時間、字數、輿論、熱點等各個方面限制,因此稿件的行文框架、選詞造句、觀點重心等,都是作者基于自身的知識背景、做出取舍之后的選擇。文章中呈現出來的,可能只是作者想要表達的冰山一角。
 
譯者如果只看到這一角,譯文也許看起來沒問題,但仔細推敲會覺得缺點什么。而大多數讀者,一般不會花費時間精力去細究,一讀而過可能就會一頭霧水。而譯者熟悉背景,就能更好理解原文,明白潛在的含義。

翻譯經驗 

比如下面這幾句話:
 

1、還有一種亞洲價值觀不應該被忘記,那就是團結——甚至越是在危機中越團結。疫情出現之后,亞洲國家相互支持、而不是相互指責,攜手合作、而不是互不信任。
 
翻譯:There’s one morequality about Asia, that has been evident in the region’s response to the pandemic, its solidarity, especially in times ofcrisis. Since the outbreak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instead of spreadingcriticism and distrust, Asian countries have supported and cooperated with oneanother.
 
改譯:(…… especially in times of crisis.) WhenSARS broke out in 2003, members of ASEAN Plus Three came together to cooperateclosely, sharing information and helping one another. (FacingCOVID-19, Asian countries have intensified their efforts……)
 

這處增譯,可以看出定稿人對背景非常熟悉,所以很敏銳地抓住了"不應該被忘記"“越是在危機中越團結”下面的潛臺詞。不該忘記什么?什么危機中團結?作者寫作時,肯定想到了亞洲各國合作的一些歷史事件,但并沒有展開,而是直接進入到目前的情況分析。而他想到的這些都成為冰山在海面下的部分,支撐起海面上的山尖。
 
就譯文本身來說,第一版并沒有問題。但定稿人讀懂了潛臺詞,增加了一個非典時期的合作案例。把平淡無奇的、看似套話的一句段落開頭,變得富有歷史感,讓人眼前一亮。同時為后文的合作倡議提供了事實基礎,在邏輯上更加流暢。
 
熟悉背景的譯者,相當于和作者達成一種共識。在翻譯的時候更加游刃有余,擺脫了對原文的亦步亦趨,能夠從語篇上對文章進行把握。
 

2、在過去的幾百年中,亞洲國家從來是國際機制的參與者、而不是創造者。……如果很多國家躊躇不前,這次亞洲國家可以走在前面。
 
翻譯:Over the past few centuries, Asian countries havealways been participants in international mechanisms rather than creators ...For those countries that are unconvinced, Asian countries can lead the way.
 
改譯:Over the past decades, Asian countries have playedmore of a participating role in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and mechanisms ...And undoubtedly Asian countries can play a constructive or leading role.
 
對比來看,定稿人把整段的基調都降了一度,但在意思上,卻更貼近原文。細細分析,作者呼吁亞洲國家要在國際社會扮演比“參與者”更重要的角色,但一定是要當“創造者”嗎?并非如此,“不是創造者”這句話,更像是“參與者”的一種比照,表達的是一種遺憾,而不是表達“非此即彼”的選擇。
 
所以,原譯看似比較忠實的翻譯,卻無形中把意思帶往“領頭”的方向。這可能與作者的初衷并不相符——從“可以走在前面”這個比較模糊的提法可以看出,文章的態度并不冒進。定稿人并沒有去摳個別字眼,她著眼的是整體的分寸感。
 
這種整體著眼的視角,還反映在對全文邏輯性和連貫性的強調。中文行文由意思推動,邏輯關系和層次關系有時并不明顯,但語義的連貫沒有問題。轉換成英文以后,這些關系需要加以明確。定稿人就在段落之間、意群之間增加了 for one thing, in addition, most importantly……這樣的連接詞,理清層次和結構,讓文章邏輯性更強,也增加了可讀性。
 
翻譯是一個經驗主義較強的行業,和新聞、法律、醫學等行業一樣,“老”在翻譯行業并不是一個貶義詞。而老翻譯的價值,很大部分就在于他們對背景知識的充分了解,這讓他們對文字更為敏感,對篇章的把握更好,對翻譯效果更有把握。明白了這一點,也就明白了努力的方向。
国产橾逼视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