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好法律翻譯的基本功

作者:江蘇翻譯小編(南京翻譯公司) 發布時間:2020-09-21 12:45???? 瀏覽量:
首先要強調,就法律翻譯而言,就實踐中的法律翻譯而言,最終結果的呈現,絕非膚淺的翻譯這一個要素,而是譯者多項個人素質的集中展示。這里的素質,有些和大眾對翻譯的認知無異,比如語言功底、文字轉換技巧,也有些是普遍適用的,和傳統觀念里的翻譯看似關系不大,比如思維能力。下面分開說。
 
再說明一點,以下所有對例句的修改都盡量從校對角度作出,即只改問題、不潤色,并且以最小改動為原則,本系列文章不探究最完美表述之道。

法律翻譯
 
壹.思維能力
 
把思維能力放在第一條,因為它太重要,是成為翻譯高手的大前提,卻被忽視到不曾出現在任何一本翻譯教材中。
 
思維能力也是一個人資質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實踐中所見的相當比例的翻譯錯誤,并非源自語言功底,而是由糟糕的邏輯思維和膚淺的理解導致,以下就從這兩方面說。
 
1.1邏輯
 
邏輯思維方面,先舉兩個例子:
 
例一:
近幾年來,隨著東部地區土地資源日益緊張,處理開發項目與農業、林業用地之間的矛盾成為開發工作的難點。
 
原翻譯:
In recent years, due to the fact that the eastern regions are short of land resources, it turns out to be difficult to coordinate the conflict between development projects and the land used for agriculture and forestry.
 
修改后:
In recent years, due to the fact that the eastern regions are short of land resources, it turns out to be difficult to coordinate the conflict between the lands used for development projects and for agriculture and forestry.
 
 
例二:
即使雙方已約定樣品或其它驗收標準,因技術條件限制造成的成品與樣品或驗收標準在色彩、尺寸上的差異為可接受差異。
 
原翻譯:
Notwithstanding the parties have agreed on samples or acceptance standards, discrepancies between finished products and the sample or the color and size specified in the acceptance standard arising out of technology limitations shall be deemed acceptable.
 
修改后:
Notwithstanding the parties have agreed on samples or acceptance standards, discrepancies between finished products and the sample or the acceptance standard in color and size arising out of technology limitations shall be deemed acceptable.
 
以上兩個例子都是中英翻譯。由于中文意合語言的本質特點,極少明示邏輯關系,因此對邏輯思維能力的要求顯然更高。而由于英文是形合語言,邏輯關系往往需要介詞明示,所以一旦對中文的理解出現邏輯錯誤,在英文里幾乎是無法掩飾的。
 
例一中,矛盾存在于1 )開發項目用地,和 2)農林用地之間。原文中心詞“用地”后置,且為避免重復,兩個修飾成分“開發項目”“農業、林業”共享同一個中心詞。原翻譯理所當然地根據并列連詞斷句,導致譯文所述矛盾出現在 1)開發項目,和 2)農林用地之間。稍微思考一下就可以看到,這兩者顯然不在同一個邏輯范疇內,不可能存在矛盾。
 
例二與例一如出一轍。原文所述差異為:1)成品與樣品在色彩、尺寸方面的差異;以及 2)成品與驗收標準在色彩、尺寸方面的差異。而譯文仍然犯了根據并列連詞就近斷句的錯誤,忽略了“在色彩、尺寸方面”這個共享成分,導致譯文的兩種情況為:1)成品與樣品之間的差異;和 2)成品與驗收標準中色彩、尺寸的差異。首先,原譯文兩種情況邏輯上顯然不是平行并列關系。其次,將成品與樣品之間的任何差異都作為可接受差異,有悖常理。
 
邏輯錯誤并非中英翻譯專屬,試看以下英中翻譯的例子。
 
例三:
“Software” means Licensor’s proprietary computer software and software security devices provided by Licensor under this License.
 
原翻譯:
“軟件”指許可人專有的計算機軟件和許可人根據本許可提供的軟件安全設備。
 
修改后:
“軟件”指許可人根據本許可提供的許可人專有的計算機軟件和軟件安全設備。
 
英文對軟件的定義,外延包含兩類:1)許可人根據本許可提供的專有計算機軟件;以及 2)許可人根據本許可提供的軟件安全設備,兩者共用修飾成分“許可人根據本許可提供”。而原譯文規定的兩類是:1)許可人專有計算機軟件;以及 2)許可人根據本許可提供的軟件安全設備。首先,兩者在邏輯上不是平行并列關系。其次,即便從常理推斷,在一個許可協議的定義詞中出現將許可人專有的計算機軟件整體納入被許可軟件的范疇,也是天方夜譚。
 
例四:
Service Provider shall provide the Services and each party shall perform its respective obligations under this agreement at its own cost and expense.
 
原翻譯:
服務提供商應提供服務且各方應自行承擔履行本協議項下義務所產生的費用和開支。
 
修改后:
服務提供商提供服務及各方履行其在本協議項下的義務時,應自行承擔所產生的費用和開支。
 
本句是對服務協議雙方費用分擔的約定。約定了兩種情況:1)服務提供商自行承擔提供服務的費用;2)各方自行承擔各自履行本協議義務的費用。原翻譯斷句錯誤,導致兩句約定分別是:1)服務提供商應提供服務;2)各方應自行承擔履行義務的費用,且不說兩者毫無并列或遞進關系,其中第1)項即便用常理判斷,也是不合常理的廢話——既然是服務協議,服務提供商當然應提供服務,協議中更應該出現的是就提供服務作出的具體約定,而不是此類泛泛之談。
 
綜上,雖然以上例句出自不同譯者,但具有極強的共性:1、完全依賴連詞斷句,2、沒有看到共享成分對整句話中較遠句子成分的影響。概括起來就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其實,句號才是對語義更靠譜的了斷,翻譯時如果不能至少站在整句話的高度思考和判斷,是很危險的。另外,從對以上例句的分析可見,語言問題的解決從來不是只有一種方案,即便無法從邏輯角度下手,通過常理判斷也可以完美解決絕大多數語言糾結。譯者需要做的是,深入語言,超越語言。
 
經常覺得,具備完備邏輯思維的人,或者數學成績好的人,十有八九也可以做好法律翻譯。是的,我相信法律和數學能力有著密切的關系。據說羅素說過一句話,大意是,數學是符號加邏輯。如果說數學是數字符號,法律翻譯甚至廣義上的法律工作者每天把玩的就是概念與文字符號。不論哪種符號,本質都是邏輯。
 
1.3理解
 
再看理解能力,仍然先舉例子。
 
例五:
Licensee shall at all times implement current industry standard physical, administrative, and technical measures to (a) restrict access and use of the Content to Authorized Users as permitted under this License Agreement...
 
原翻譯:
被許可人應始終采用現行行業標準的物理、管理和技術措施以 (a) 在本許可協議允許的范圍內限制授權用戶訪問和使用內容…
 
修改后:
被許可人應始終采用現行行業標準的物理、管理和技術措施以 (a) 將對內容的訪問和使用限定于本許可協議允許的授權用戶…
 
原文是許可協議的常見條款。被許可人獲得許可人授權之后,向授權用戶授予使用權限并有義務將使用權限限定在授權用戶范圍內,但不會是限制授權用戶訪問和使用。用更通俗的語言說,被許可人和授權用戶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但凡理解能深入到這一層,原翻譯的劃線部分一眼掃過就會 stick out like a sore thumb(特別扎眼)。多數時候審閱稿件,發現錯誤不是通過對比原文一個單詞一個單詞摳出來的,那種做法實在既過于笨拙又缺乏實效。如果你做得更聰明一些,錯誤會在你的邏輯和理解框架中因為格格不入而自己跳躍出來。
 
例六:
If 5% or more of the Journal cease to be published by Licensor during the Term, upon Licensee’s written request, Licensor will, at Licensor’s sole option, offer to Licensee (1) access to additional Content , or (2) a credit toward any future acquisition of a Product.
 
原翻譯:
如果在期限內,經被許可人書面請求,許可人停止出版的期刊達5% 或以上,許可人應自行選擇向被許可人提供 (1)  額外內容的訪問權限,或者 (2) 將來購買產品的抵免額。
 
修改后:
如果在期限內,許可人停止出版的期刊達5% 或以上,經被許可人書面請求,許可人應自行選擇向被許可人提供 (1) 額外內容的訪問權限,或者 (2) 將來購買產品的抵免額。
 
本條款是出版商許可協議的常見條款,規定了??闆r下雙方的權利義務。用腳趾頭想一想,出版商作為許可方,是否???,實在跟作為外人的被許可方沒有半毛錢關系,Game Over。再退一萬步多說一句,假設你居然果真沒看出來被許可方對許可方??皇轮甘之嬆_有什么問題,再想想合同向來都是權利義務對等,如果要求對方???,對方不找你算賬,已是萬幸了,還要求對方提供額外權限和抵免額,你當你是誰呢?這話,看哪兒哪兒不對。
 
綜上,例五和例六也有鮮明的共性,譯者對原文的理解始終漂浮在很淺的層次??梢詳喽ǖ氖?,TA 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已然完成了翻譯。
 
1.3小結
 
出現上面這樣的錯誤,就像練就了一身行走天涯的本事,卻在出發前跌進自家水溝里一樣??v然你的文筆再優美流暢,但是很抱歉,游戲開始前你就出局了。
 
看到這樣的翻譯時,我經常想起《教父》那句經典臺詞:花半秒鐘就看透事物本質的人,和花一輩子都看不清事物本質的人,注定是截然不同的命運。清爽的邏輯、健全的思維,是從事任何工作的必備技能,翻譯當然不會例外。這也是為什么,我從來不認為翻譯是一項被動的工作,也不認為工作年限和翻譯能力有必然正相關的聯系。
 
深入翻譯,超越翻譯??v然層巒疊嶂,胸中自有丘壑,是高手進階的必經之路。如果看到具備這樣資質的翻譯,請深深地喜愛TA。

合同翻譯
 
貳.告別翻譯腔
 
打掉輸入部分“邏輯與理解”的小怪獸之后,我們迎來下一項挑戰:輸出。輸出部分從翻譯腔開始,因為它太討厭了。
 
What ——什么是翻譯腔?
 
用最通俗的話講,翻譯腔就是不說人話。更具體一些,這里說的翻譯腔,指英文翻譯成中文時,由于受英文影響而產生的不規范、難理解的表述。
 
Why —— 為什么告別翻譯腔?
 
我認為 Matthew Arnold 這句話完全可以對此作出解釋:
 
The translation ought to be such that the reader should, if possible, forget that it is a translation at all, and be lulled into the illusion that he is reading an original work; something original. – Matthew Arnold, On Translating Homer.
 
也就是說,最好的翻譯就是讓讀者覺得自己不是在讀翻譯。如果你看不懂上面那段英文,同時又無法理解我的解釋,聯想這句話:最好的絲襪,就是讓別人看上去好像沒有穿絲襪。條條大路通真理,嗯。
 
所以,歸化異化之類的理論研究還是留給老師吧。實踐中的翻譯,看得懂、讀得順才是王道,法律文件尤其如此。
 
 How —— 如何告別翻譯腔?
 
在避免翻譯腔方面,翻譯教材林林總總介紹了不少技巧,比如增詞減詞、詞性轉換、句型變化等等。但是,多數技巧都是“劍招”,是從零碎的、膚淺的現象出發的。我更喜歡的路徑是直接從“劍意”看問題,系統的、深刻的本質才是學習的精髓和捷徑。
 
2.1詞語
 
詞語方面。首先,兩種語言各個詞類的作用不對等。由于英文需要明示邏輯關系,表示邏輯和指代的詞類非常強大,比如介詞、代詞和連詞。比較之下,這些詞類在中文里的功能要遜色很多,甚至某些情況下還不及標點符號作用強大。其次,即便是同詞類表示同語義,中文詞語和英文詞語也絕對沒有一一對等的關系。
 
這方面的差異導致的典型癥狀:其一,用力過猛,對介詞、代詞、連詞、冠詞、數量詞等較少在中文出現的詞事無巨細、生搬硬套;其二,不管不顧語境,某一個中文詞語與某一個英文詞語通篇攜手同行、不離不棄。
 
例一:
Whether or not the Customer chooses to defend any claim, all the parties hereto shall cooperate in the defense thereof and shall furnish such records, information and testimony, and attend such conferences as are reasonably required.
 
原翻譯:
不論客戶是否選擇就任何索賠進行抗辯,本協議所有各方應在抗辯中進行配合,提供該等記錄、信息和證人證言以及在合理要求的情況下參加該等會議。
 
修改后:
不論客戶是否選擇就任何索賠進行抗辯,本協議所有各方應在抗辯中進行配合,提供合理要求的記錄、信息和證人證言,以及出席合理要求的會議。
 
絕大多數法律翻譯看到such都過于激動,第一反應是它兄弟“該等”是不是要出場了!本句的such ... as …句型是高中英語內容,卻在實踐中難倒了無數名校碩士、JD和LLM。首先,原翻譯斷句錯誤,as引導的從句 are reasonably required 修飾前面兩個such,而非僅后面一個。所以真正應該重復的是“合理必要的”,而不是傻傻的“該等”。其次,such在某些情況下的確可以翻譯成“該等”,但不代表任何情況下見到“such”都要“該等”。本句的such和as應整體理解,不論such還是as都無實際語義,生搬硬套,實屬多余。
 
再看看連詞的表現。連詞在英文里八面玲瓏,含義靈活多變。比較而言,中文里的連詞屈指可數。因此,在法律文本中,絕大多數翻譯都會把“and”與“和”對應,“or”與“或”對應。真的只能這樣嗎?看下一個例子。
 
例二:
…if an order is made or(1) an effective resolution is passed for the winding up of a Party, or(2) a Party becomes bankrupt, insolvent, is unable to pay its debt as they fall due, stops, suspends or(3) threatens to stop or(4) suspend payment of all or(5) material part of all of its debts, or(6) proposes or(7) makes a general assignment or(8) an arrangement or(9) composition with or(10) for the benefit of its creditors…
 
原翻譯:
……若對一方下達破產命令或(1)就一方的破產通過有效決議,或(2)一方破產、資不抵債、無法償還到期債務、或(3)停止或(4)暫?;?5)威脅停止或(6)暫停償還其全部或(7)大部分債務、或(8)為其債權人之利益提出或(9)作出整體轉讓或(10)安排或(11)與債權人達成和解……
 
修改后:
……若存在就一方破產下達的命令或(1)通過的有效決議,或(2)一方破產、資不抵債、無力償還到期債務,停止、暫?;?3)可能停止、暫停清償全部或(4)大部分債務,與債權人或(5)為債權人利益提出或(6)進行整體轉讓、安排或(7)和解……
 
原翻譯問題一,連詞“或”在一句話里出現了11次之多,除了照搬英文所有10個“or”之外,還意猶未盡地在中文里自行添加了1個;原翻譯問題二,以相同的標點符號(頓號)表示不同層次的內容,導致形式邏輯混亂。修改之后,形式上“或”減少為7個,內容上邏輯層次更清楚。首先,第一層和第二層句段的分割全部使用逗號實現。其次,頓號退居三線,只用來表示句段內部的并列關系,必要時以“或”連接,與頓號共同表示選擇并列?,F在看懂了嗎?
 
再來看看過度翻譯是怎樣毀掉一封信函的。
 
例三:
We do appreciate that you have dispatched a team of senior executives to review the project but we honestly don’t know what they could possibly find out on this trip that they don’t already know after working together for so many years.
 
原翻譯:
貴方曾派高管團隊視察項目情況,我們對此表示贊賞,但坦率而言,我們在共同工作多年之后已并不期待他們通過此行就能夠取得任何新的收獲。
 
修改后:
貴方曾派多位高管人員視察項目情況,我們對此表示贊賞,但坦率而言,在多年合作之后,我們并不期待他們此行取得任何新的收獲。
 
對“團隊”“工作”兩個詞的修改是語義判斷問題,此處略去不表。這個例句集中了最容易過度翻譯的三類英文:情態動詞、介詞、時態——它們通常在中文里借助語境而非詞語表現自己。原翻譯固然不能算錯,但時態“已”、介詞“通過”、情態動詞“就能夠”的出現,以及將狀語“共同工作多年之后”塞進主語“我們”和謂語“期待”之間形成的長句,不僅不符合中文表述習慣,而且極大地弱化了語言力度。爭議解決案件中的信函,語氣微妙,時而劍拔弩張,時而峰回路轉。語言必須服務于案件的具體情況,不論局面如何,至少要表現出談判的自信和底氣,而最有底氣的表述是簡潔明了的短句。大家可以腦補“打,打,打,打,打劫”的畫面。遲遲看不到主要信息,連被打劫的人都會不耐煩的。
 
綜上,逐詞對照式翻譯不是嚴謹,而是死板。是病,得治。翻譯時必須對兩種語言中不同詞類的特點保持洞察,有所為、有所不為,避虛就實。
 
2.2句子
 
句式結構方面,為了清晰表達邏輯關系,英文除大量使用介詞、代詞、連詞外,還存在大量從句,甚至從句疊加,導致句型復雜、冗長。相反,更多依賴悟性的中文只有一個特點——短、短、短。
 
這一差異導致的典型癥狀是中文不斷句。英語可以一口氣讀到底,但中文不可以不喘氣。例三就是一個被不斷句毀掉的例子,另外再舉兩個。
 
例四:
To the fullest extent permitted under applicable law, under no circumstances will the aggregate liability of Provider or its affiliates and their employees and directors in connection with any claim arising out of or relating to the Services, the Supplied Content, Web Content, Customer Provided Content or the Access Link, exceed the lesser of Customer’s actual direct damages or the amount Customer paid to Provider under this Agreement in the twelve(12) month period immediately preceding the date the claim arose.
 
原翻譯:
在適用法律允許的最大限度內,提供商或其關聯方及其員工和董事就因服務、提供內容、網頁內容、客戶提供內容或訪問鏈接產生或與之相關的任何索賠有關的全部責任在任何情況下均不超過客戶的實際直接損害賠償與根據本協議客戶在該等索賠發生前十二(12)個月內向提供商支付的費用中較低的數額。
 
修改1:
在適用法律允許的最大限度內,提供商或其關聯方及其員工和董事就因服務、提供內容、網頁內容、客戶提供內容或訪問鏈接產生或與之相關的任何索賠有關的全部責任,在任何情況下均不超過客戶的實際直接損害賠償與根據本協議客戶在該等索賠發生前十二(12)個月內向提供商支付的費用中較低的數額。
 
修改2:
在適用法律允許的最大限度內,若有因服務、提供內容、網頁內容、客戶提供內容或訪問鏈接產生或與之相關的任何索賠,提供商、提供商關聯方及其各自員工和董事所承擔的責任總額,在任何情況下均不超過客戶的實際直接損害賠償與客戶根據本協議在索賠發生前十二(12)個月內向提供商支付的費用中較低的數額。
 
本句是對賠償責任限額的規定。原翻譯“嚴謹”地照搬英文句式結構,導致產生了一個長達120字的超長中文句子,能一口氣讀到底的都是勇士,我反正是看不懂的。第一種修改,也是最簡單的改動方式,只需要在主語中心詞“責任”后面加一個逗號,讀者就能喘口氣,趁機想想你要說什么了。沒錯,中文逗號可以在主語之后斷句呢。第二種修改,如果你能顧及中文讀者的思維習慣,把句子切分成更簡短的分句,比如把修飾成分轉換成狀語,讓邏輯結構更加清晰,讀者會更愛你的。
 
費解的翻譯不僅出現在結構復雜的超長句翻譯中,簡短的句子也不例外。
 
例五:
If it might seem to others that decisions you are making on behalf of the company are more for your benefit than the company, there is a conflict even if you think you are being objective.
 
原翻譯:
如果可能在別人看來你代表公司所做的決定好像較公司而言對你自己更為有利,即使你是客觀行事也是存在沖突的。
 
修改后:
如果在別人看來,你代表公司所做的決定可能相較公司而言對你自己更為有利,即使你認為自己客觀行事,也視為存在沖突。
 
首先,原翻譯斷句死板照搬英文,敵不斷,我絕對不斷。其次,原翻譯該翻的沒翻,不該翻的過度翻譯。該翻的,如 if you think,法律環境下主觀判斷(認為自己是)和客觀判斷(是)是不同的;不該翻的,如過于充沛的情態動詞,一個“可能”還不過癮,同一句話里又搬出“好像”來回應 might seem to 的單詞數量。譯者還沒糾結完,讀者已經要發瘋。
 
綜上,理解時要以完整句子為單位,但輸出時,具體到一句話內部的分句、從句,應以中文和英文各自的表述習慣為標準進行切分。同時,上文很多例子都證明,中文標點符號的作用被大多數人低估了。
 
2.3邏輯
 
在邏輯層面,歸納和演繹的區別最突出的表現是中文傾向于重心在后,而英文傾向于重心在前。具體而言,多數情況下,中文由因及果,主句后置、中心詞后置、從句前置、定語前置;英文由果及因,主句前置、中心詞前置、從句后置、定語后置。
 
如果沒有領悟到這一層差異,即便意思表達準確無誤,也很難創作出原汁原味的翻譯作品。上文例四的賠償條款即是典型的例子,幾乎所有的英文賠償條款都是以結果(XX shall indemnify XX for)開始,而幾乎所有中文賠償條款都是以原因開始(若……索賠)。再舉一例。
 
例六:
A Prohibited Payment does not include a payment of reasonable and bona fide expenditures, which are directly related to the promotion, demonstration or explanation of products or services or the execution or performance of a contract, provided that such payments are permissible under Applicable Laws.
 
原翻譯:
禁止支付不包括合理且善意的支出,該等支出直接與產品或服務的推廣、展示或說明,或協議的簽署或履行相關,且在適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
 
類似翻譯:
禁止支付不包括合理且善意的支出,即直接與產品或服務的推廣、展示或說明,或協議的簽署或履行相關,且在適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的支出。
 
修改后:
禁止支付不包括適用法律允許范圍內,與產品或服務推廣、展示、說明或協議簽署、履行直接相關的合理且善意的支出。
 
2.4小結
 
首先,本文只提供克服翻譯腔的思路,籠統列舉顯然無法窮盡各種語言差異。
 
其次,可以用相同思路處理中文翻譯英文導致的中式英語。
 
再次,強調一點,任何方法都是為目的服務的,千萬別被把式套住。關于劍招和劍意的關系,《倚天屠龍記》里張無忌學劍的片段絕對是經典。大敵當前,張無忌向張三豐學習太極劍法。張三豐演示三遍,每多演示一次,張無忌忘記的內容就更多一些,待第三遍演示完,張無忌已經“忘得干干凈凈了”。張三豐很滿意,無忌也居然真的打敗了敵人。翻譯其實挺像太極劍,知曉、練習、內化之后,終極的作品應是“空”之后的“有”,“不變”狀態下的“應萬變”。
 
最后,翻譯腔不可怕,可怕的是對它的存在熟視無睹。市面上翻譯很多,對自己有要求的翻譯不多,希望你是其中一個。

南京法律翻譯
 
叁.文字功夫
 
說到法律翻譯,我實在聽過太多迷思。例如,他是很棒的律師,一定能做很棒的翻譯。例如,他有多年翻譯經驗,一定是個好翻譯。又例如,他有英語和法律背景,法律翻譯職位一定很適合他。
 
我只能呵呵噠了。
 
前段時間見了位小朋友,說自己之所以希望進律所,是因為夢想改變中國人權現狀。有夢特別好,但得落地才能生根發芽。我實在是見過了太多心系“中國人權”的雄心壯志小青年,照抄名字都會出錯,中英文標點分不清,“的、得、地”的區別不知道,數字錯誤連篇,碼出來的字人話不是。
所以先醒醒吧。想成大事,先從做好每件小事開始。想拿出優美的作品,先從保證自己的文件不會害人開始。能否在提高翻譯水平的路上走得快、走得遠,關鍵就在于那些基礎的、瑣碎的、令人不屑的文字功夫。
 
扎實和牢固的文字功夫,一定是深刻的、系統的、靈活的。而不扎實的文字功夫,就像“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總會在細節之處暴露真相,比如以下。
 
3.1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基本功不扎實的常見癥狀之一,是以偏概全,把一個單詞最常見的語義等同于這個單詞的全部語義,或者生搬硬套,或者理解不能。
 
例一:
Subject to Article 4.6 below, the Publisher shall not be liable to the Distributor in connection with this Agreement or any Order for any loss of profit, indirect, special or consequential loss or damage whether arising from negligence, breach of contract, misrepresentation or otherwise.
 
原翻譯:
受限于第4.6條,出版商不就與本協議或任何訂單相關的利潤損失、間接、特殊或結果性損失或損害向分銷商承擔任何責任,不論該等損失或損害是否由過失、違約、虛假陳述或其他原因導致。
 
修改后:
受限于第4.6條,出版商不就與本協議或任何訂單相關的利潤損失、間接、特殊或結果性損失或損害向分銷商承擔任何責任,不論該等損失或損害由過失、違約、虛假陳述或其他原因導致。
 
我們深入探究一下whether這個詞。從語義角度,它的確有“是否”的含義,但除此之外,它還有另一個含義——“不論”。Collins的解釋是:“You use whether to say that something is true in any of the circumstances that you mention”。結合語境判斷,本句中的whether就屬于第二種情況。原翻譯的“是否”兩字暴露了沒有吃透whether在具體語境下含義的真相。
 
經常聽到一種說法,哎呀,做不好翻譯是因為“英文不好”。我想說的是,英文不好固然可能是事實,但是,難道母語中文就一定沒有問題嗎?看下面的例子。
 
例二:
乙方同意,若其員工不遵守甲方書面行為準則或甲方人員的口頭指導,將有可能被甲方禁止進入場地。同時,乙方應就因其不遵循書面行為準則或口頭指導而導致甲方、甲方顧客或第三人遭受的損失承擔責任。
 
原翻譯:
Party B agrees that Party B’s employee who fails to comply with the written rules of conduct of Party A or the oral instructions of Party A’s personnel may be prohibited by Party A from entering the venue. At the same time, if it fails to comply with the written rules of conduct of Party A or the oral instructions of Party A’s personnel, Party B shall assum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resulting losses suffered by Party A, its customers or any third person.
 
簡單介紹協議背景。甲方是場地提供方,乙方是場地使用方。本條款約定的權利義務是:首先,乙方員工使用場地需要遵守甲方規則;其次,不遵守規則造成損失的,責任由乙方承擔。
 
對“同時”這個詞的翻譯與上下文格格不入。從語義角度,《現代漢語大辭典》對“同時”的解釋如下;1. 同一時候。 2. 并且。前者是時間并列關系,后者是邏輯并列關系。根據語境判斷,本句顯然是后者。原翻譯的問題與例一相同,未經思考就照搬了“同時”最常見的語義。
 
關于修改,可以考慮將at the same time替換為also/in addition/furthermore等表示并列或遞進關系的連詞/短語,修改后翻譯不再另行贅述。
 
以上兩個例子可以看出,對翻譯造成影響的基本功薄弱問題不僅存在于外語中,也可能存在于母語中。而基本功有問題,很可能導致翻譯在理解環節就已經出局了。
 
3.2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學習一種語言應該從這種語言本身出發,判斷語義應該扎根于語境?;竟Σ辉鷮嵉牧硪粋€表現,是不得不借助母語學習外語,以逐詞對照方式作出孤立判斷。
 
例三:
除就光伏項目取得不同部門的特別審批或備案外,與一般建設項目類似,光伏電站建設項目還應取得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施工許可證等證照。
 
原翻譯:
Other than the special approval or record filing at different authorities, the Construction Use Land Planning Permit, the Construction Works Planning Permit and the Commencement Permit, as is similar to general construction projects, should be obtained for a photovoltaic power station project.
 
本句的關鍵是準確理解“除……外”的含義。查找《新漢英詞典》可以看到,“除”既可以表示不計算在內的情況(except),也可以表示計算在內的情況(besides),具體所指要根據語境判斷。就本句而言,光伏電站項目“還應就……取得……”充分表明,本句說明的是光伏項目的特殊審批程序和一般證照要求兩種情況,“除……外”表示計算在內的含義。
 
原翻譯之所以出現錯誤,是因為翻譯表示排除的“除……外”時,見到過other than短語,但既沒有充分理解“除……外”,也沒有充分理解“other than”,就盲目地在兩者之間畫了等號。
 
關于修改,可以考慮將other than替換為in addition to/besides等可以表示包含關系的連詞/短語,修改后翻譯不再另行贅述。
 
以上例子可以看出,中英文兩種語言在詞語層面上絕無一一對應關系,因此,中文詞語并非學習英文的可靠橋梁,對詞語的理解和選擇務必結合語境作出判斷。
 
3.3只知其表、不知其里
 
基本功不扎實的表現,還包括對某些詞語只有籠統的理解,了解大概含義,但未全面掌握具體應用。
 
例四:
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Contracts for the International Sale of Goods does not apply to the License Agreement.
 
原翻譯:
《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不適用本協議。
 
修改后:
《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不適用于本協議。
 
Apply的含義是“適用”,這個判斷是沒有問題的。問題在于介詞錯誤。語言角度看,介詞“于”表示對動作對象的引入。即便從樸素的常識出發,也應該是將“公約”作為標準,將“本協議”作為對象。因此,“to”所對應的“于”字不可省略。否則,含義完全相反,將變成以本協議為標準、以公約為對象,顯然是荒謬的。
 
這個例句也再一次印證,有些翻譯錯誤并不是因為外語沒有學好,而是連同母語在內的文字功底普遍薄弱。而母語功底薄弱,反倒是更容易被忽視的問題。
 
3.4小結
 
諸如此類的例子不勝枚舉。其實每天把我們絆倒的根本不是什么高深的技巧或費解的知識,而是反反復復出現的基礎和常識。以很多人千瘡百孔的文字功夫,根本輪不到拼翻譯技巧。
 
《學習之道》中有這樣一句話,“我們能成為頂尖選手并沒有什么秘訣,而是對可能是基本技能的東西有更深的理解。每天都要學得更深一點而不是更廣一點,因為學得更深可以讓你把我們潛力中那些看不到、感受不到但又極具創造力的部分挖掘出來。”這個觀點完全可以適用于語言學習和翻譯練習。大道至簡,我們無需炫耀每天背了多少單詞、考了多少證書,踏踏實實的文字功夫會給你帶來真正的回報。
 
多說一句,收到過無數請我推薦法律翻譯教材的私信。其實,相比推薦哪一本教材,我更想說的是,比選擇一本書(廣度)更重要的是如何讀一本書(深度),能否讀懂、看透、通過實踐內化,才決定了這本書真正的效果。有時候,制心一處,遠勝讀書萬卷。

南京翻譯公司
 
肆.美學修養
 
這個話題太大了,而且似乎輪不到文字工作者來寫。但是,我仍然認為精良的翻譯離不開美感,于是斗膽說一說。
 
4.1簡潔
 
簡潔明了是任何文字工作者、甚至任何職場人的基本修養。
 
首先,信息時代,每個人的時間都很寶貴,耐心都很有限。除文學修辭需要外,任何多余的文字都是對閱讀者的褻瀆。其次,繁復的表述不僅弱化了信息重點,而且極可能造成歧義甚至誤解。
 
先從小處說,隨手解救一個短語:
 
例一:
maximum legal limit
 
原譯文:(法定利率)最高上限
 
修改后:(法定利率)上限
 
英文limit一詞既可以指上限、也可以指下限,所以需要maximum加以限定,明確界定“上限”的含義。然而,中文里“上限”一詞本自具足,不存在任何歧義空間,“最高”一詞純屬多余。
 
再隨手解救一個句子:
 
例二:
This certificate is not valid if it is removed or altered in any way whatsoever.
 
原譯文:本證明不論以任何方式刪除或改動都將失去效力。
 
修改后:本證明涂改無效。
 
這句話源自一份公證文件。英文以古舊繁復的方式表達了捍衛文件效力的決心。原譯文則一以貫之地嚴謹展示了原文的風貌,似乎很努力——我都已經把每個詞都搬到中文里了呢!然而,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修改后的譯文字數減少一多半,但語義和實際法律效果有任何差異嗎?“本證明涂改無效”七個字已然有效地保護了文件。
 
說到簡潔,我常想起無印良品的廣告畫:地平線一望無際,渺小的人幾近消失不見。將簡潔的境界推向極致,卻并不令人感覺空洞。正如原研哉在《設計中的設計》一書中所言,“看似空無一物,卻能容納百川。”語言何不如是。簡潔是極高的修養,去除所有繁復的過程,如同大浪淘沙、烈火煉金,淬取出的邏輯是明了的、純粹的、有力的呈現。自信無需依托于復雜冗長的文字堆積。翻譯中的極致自信不是巨細靡遺,而是放手去除所有繁枝末節,卻依然擁有一覽無余呈現信息的底氣。
 
4.2精準
 
翻譯的最終目的是達意,達意的最高境界是精準。所謂精準,增一分太多,減一分太少。
 
隨手舉例:
 
例三:
Completion of the sale and purchase of Company Equity pursuant to the exercise of the Put Option or the Call Option, as the case may be, shall take place on the date falling fourteen (14) days after the date of the notification by the Valuer of the Fair Market Value of the Company Equity or such other date as the Parties may agree.
 
原譯文:
根據出售選擇權或購買選擇權(視情況而定)對公司股權進行的出售和購買,應在估價師對公司股權的公平市價作出通知后的十四(14)日內或雙方約定的其他日期完成。
 
修改后:
根據出售選擇權或購買選擇權(視情況而定)對公司股權進行的出售和購買,應在估價師對公司股權的公平市價作出通知后第十四(14)日或雙方約定的其他日期完成。
 
原翻譯因對完成日的理解偏差而與精準無緣。英文中的完成日具體明確,即通知后第14日。而根據原譯文,完成日則可以是通知日起14日內的任何一天。一字之差,天壤之別。以這種精準度界定合同權利義務,爭議解決律師會很開心吧……
 
不論音樂、舞蹈,還是任何一種其他藝術,極致的呈現都需要精準,美好的翻譯也離不開它。而且,如果說其他藝術中還存在天馬行空的空間,翻譯特別是法律翻譯就幾乎沒有給個性創造留有任何余地了。然而精準也并非緊張的產物,相反,最優美的精準源自放松。某種程度上,兩種語言的關系像極了雙人舞。極致的翻譯,是譯文在音樂伴奏下收放自如、隨心所欲,卻始終與原文不離不棄,共同精準地踏在節拍上。
 
4.3結構
 
即使表達的語義同樣精準,以不同結構進行表達,最終的效果也千差萬別。先看下例:
 
例四:
A Prohibited Payment does not include a payment of reasonable and bona fide expenditures, such as travel or lodging expenses, which are directly related to the promotion, demonstration or explanation of products or services or the execution or performance of a contract, provided that such payments are permissible under Applicable Laws.
 
原譯文:
禁止支付不包括合理且善意的支出(如差旅費或住宿費),該等支出直接與推廣、展示或解釋產品或服務,或協議的簽署或履行相關,且在適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
 
修改后:
禁止支付不包括合理且善意的支出(如差旅費或住宿費),該等支出直接與產品或服務推廣、展示、解釋或協議簽署、履行相關,且在適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
 
原翻譯真的沒有“錯”,但也真的和美好沒有關系。“推廣、展示或解釋產品或服務”是動賓短語,而緊跟其后的“協議的簽署或履行”卻搖身變成了名詞短語。好比鄉村音樂中突然插播搖滾,節奏一下亂了,滿滿的違和感。
 
上例雖然談不上美好,但至少沒有出什么大問題。有時結構問題在精準問題的陪伴下出現,就有可能造成驚嚇了??聪旅孢@個例子:
 
例五:
If the Event does not take place within the time stipulated by Organizer or if the Event is cancelled, then the Athlete shall not be entitled to any payment in respect of the Event Fee and shall not hold Organizer liable in any way whatsoever.
 
原譯文:
若在主辦方規定的時間內未舉辦賽事或賽事被取消,選手無權就出場費獲得任何付款,不得以任何方式追究主辦方的責任。
 
修改后:
若賽事未在主辦方規定的時間內舉辦或賽事被取消,選手無權就出場費獲得任何付款,不得以任何方式追究主辦方的責任。
 
原文中,兩個if引導的條件狀語從句構成平行結構。這種結構的特點是用相同結構表達相似語義,結構一致、語義清晰,既減輕了讀者的閱讀負擔,又可以避免歧義。原譯文將第一個條件狀語從句中的時間狀語within the time stipulated by … 提前到句首,不僅破壞了原有的平行結構,更要命的是造成了歧義。根據原譯文,“在主辦方規定的時間內”這一狀語成分既可以修飾賽事未舉辦,也可以修飾賽事被取消。那么,如果賽事在主辦方規定的時間外取消,到底是不是適用本條款呢?
 
所以說,結構對于翻譯作品的最終呈現也發揮著重要的作用。結構服務于內容,內容依托于結構。翻譯就像建筑設計師,主謂賓、定狀補,名詞、動詞、形容詞、副詞,都是手中的素材。平行結構簡明扼要,復合從句錯落有致,短句直截了當,長句百轉千回。如何選擇材料,如何運用結構,以何種方式呈現,最終將決定讀者看到的是山寨高仿,還是頂級設計。
 
4.4小結
 
話說,谷歌都會 GNMT 了。人家還高效率、低成本,沒有加班費和加急費,而且從來不挑活、不抱怨、不睡覺。有這樣的競爭對手,難怪很多翻譯對自己的前途捉急了。
 
其實,任何行業和職業都是金字塔。外行或者道行淺的人,看到的多半是熱鬧,進而在熱鬧表象的牽動下情緒萬千。不幸的是,這樣的人在任何行業和職業都是大多數。
 
真正的豐富是無可取代的。在我看來,機器翻譯一定能取代部分人工翻譯,比如那些碼字不經過大腦的。但是機器翻譯也注定無法取代某些翻譯,比如那些用心做事的。人相比機器的最大優勢不是運算速度,而是人可以有審美,人可以有心——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嘛。

南京翻譯社
 
伍.洞察細微
 
5.1細節是魔鬼
 
不說廢話,先看例句。
 
例一:
Party A shall not make any claim against Party B, and hereby waives any such claim, arising out of or in connection with any agreement entered into between the Parties prior to the Closing Date.
 
原譯文:
甲方不得針對乙方提出任何權利主張,并特此放棄因雙方之間于交割日前簽署的任何協議產生的或與之相關的任何權利主張。
 
修改后:
甲方不得針對乙方提出任何因雙方之間于交割日前簽署的任何協議產生的或與之相關的權利主張,并特此放棄上述權利主張。
 
這個例句也可以放在邏輯和理解部分說。為什么沒有?因為一處細節:標點。由于標點的參與,原文就從考驗邏輯思維能力轉而開始更多地考驗細節洞察力了。“and hereby waives any such claim” 前后兩個逗號的出現,使這一分句成為插入語。進而使得修飾成分“arising out of or in connection with …”不僅限定了緊鄰的any such claim,也可以穿越到any claim against Party B并加以限定。也就是說,shall not make(不得提出)和waive(放棄)的賓語是一致的。原翻譯“甲方不得針對乙方提出任何權利主張”,顯然擴大了雙方原本約定的棄權范圍。
 
再舉一個類似的例子,大家自行感受下逗號出場這件事對整體句子含義帶來的巨大影響。
 
例二:
Subject to the terms of this License, Licensor hereby grants to Licensee a non-transferrable and nonexclusive license to use the Software and its associated Documentation, including upgraded, modified or enhanced versions, and to use any Third-Party Software included therewith or therein, solely for Licensee’s internal business purposes.
 
原譯文:
適用本許可條款的前提下,許可人在此授予被許可人一項不可轉讓的非排他性許可,授權被許可人使用軟件及其相關文檔(包括其升級、修改或增強版本),以及僅為被許可人內部商業目的,使用附帶或嵌入的任何第三方軟件。
 
修改后:
適用本許可條款的前提下,許可人在此授予被許可人一項不可轉讓的非排他性許可,授權被許可人僅為被許可人內部商業目的,使用軟件及其相關文檔(包括其升級、修改或增強版本),以及使用附帶或嵌入的任何第三方軟件。
 
解讀本句的關鍵在于solely for Licensee’s internal business purposes之前的一個逗號。具體不再贅述。
 
再看一個詞語細節的例子。
 
例三:
This legal entity transformation will not have  any impact on you or the contract relationships between you and the Company. The  entity’s share capital, bank account number, VAT number, business registration  code, administration and delegation of authority, as well as your commercial interface within the Company will remain unchanged.
 
原翻譯:
此次法人實體變更不會對貴司或貴司與我司之間的合同關系造成任何影響。本實體的股本、銀行賬號、增值稅稅號、商業登記編號、管理和授權,以及貴司與我司的商業往來均將保持不變。
 
修改后:
本次法人實體變更不會對貴司或貴司與我司之間的合同關系造成任何影響。本實體的股本、銀行賬號、增值稅稅號、商業登記編號、管理和授權,以及貴司在我司的商業對接人均將保持不變。
 
所有兩種語言之間存在差異之處,都是翻譯中常見的陷阱。諸如例三的情況,英文存在大量介詞,但中文沒有相同的介詞可以與英文對應。因此,以中文為母語的翻譯經常掉進兩個大坑:一、忽略介詞對語義的影響。二、不知道如何對等處理介詞。
 
針對狀況一。本例中,如果介詞within改為with,原翻譯是沒有問題的。然而原文分明多了兩個字母in,朗文字典對within的解釋:inside a society, organization, or group of people。由此可見,commercial interface這個詞指向的一定是公司內部的關系,而非兩家公司之間的關系。Interface原本是計算機術語,指計算機界面。在商業環境下,指的其實是一個公司內部對外的界面,即與其他公司進行業務對接的人。
 
針對狀況二。在中英文存在明顯差異的詞類和詞語上,我們應該保持語義對應而非詞類或詞語對應。本例中,如果把“within”翻譯為“在我司內部的”,固然不能算錯譯,但是很死板。再比如“the contract by and between the Parties”,大可以翻譯成“雙方之間簽訂的合同”,以動詞來彌補中文介詞匱乏的缺憾。
 
5.2匠人精神
 
細節問題導致的錯誤不勝枚舉。任何能夠以語言形式呈現的信息,無論點(如標點符號、單復數形式)、線(如時態、語態)還是面(如語體),一定都會對語言含義有所影響。平庸的翻譯和精良的翻譯,差距就存在于細節之中。
 
但是也一定不要跑偏。最近有個被用爛了的詞叫“匠人精神”。很多翻譯陷進這個詞里拔不出來,以為做翻譯就要苦哈哈地死摳細節??喙?、死摳的不是匠人,而是愚鈍。理想的翻譯狀態是心有猛虎、細嗅薔薇。將一切細微之處盡收眼底,但又不會陷入其中無法自拔,深知何處應該有所為,何處可以有所不為,進退自如,利用有限的資源呈現最大的成效。真正的匠人精神一定是建立在智慧基礎上的。
 
5.3按自己的意愿,做喜歡的翻譯
 
這個系列,就告一段落吧。越往后寫,個人體驗的成分就越多一些,沒有相當實戰經驗的讀者感受起來就越發困難。再者,體驗是很個人化的事情,正如通向羅馬的路不可能只有一條,體驗也可能因人而異。所以,文中所有觀點也僅供大家參考和交流,大可不必迷信。
 
反思最初的命題,我好像從一開始就進行了道德綁架。法律翻譯就一定得進階嗎?做個七八十分的翻譯已經挺好,從80分到100分,耗費的時間精力可能比入門到及格還要多,忙活半天會獲得回報嗎?一份工作而已,賺個奶粉錢,我要求不高,錢多事少離家近就行。
 
我其實特別尊重每個人把字碼成自己喜歡的樣子的權利,也特別尊重每個人從碼字這件事本身獲取自己想要的東西的權利,無論是物質上的富裕還是精神上的滿足感與成就感。山頂的景色固然美好,視角固然宏大,但又過于艱辛。半山腰又不是看不到點點繁星,坐在帳篷里烤烤火,免去后半程的勞頓,也可以說自己到此一游了。生活不就應該是每天睡眼惺忪地到達辦公室,想方設法偷懶應付老板之后回家過過小日子嗎?對此,我還是要說那句話:你自己的生活,你開心就好。
 
于我,文字是細微的,文字所決定和改變的卻可以非常巨大,是我從事法律翻譯的初衷。而精良的作品是來自內心的召喚,半山腰的風景固然也包含了點點繁星,但遠遠無法取代山頂的宏大。相比之下,旅途的勞頓只是登頂過程中的點綴罷了。
国产橾逼视频吗